• 首页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客户案例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优美散文

    【军警】感 1010cc时时彩票软件 应(小小说)

   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9-11

    【军警】感 应(小小说) 感 应(小小说)
      
      
       这里是县里各部门拼凑的,人员调动很平常。人武部派女兵做政工组长,飒爽英姿气势轰动了整个治海指挥部。让寂静的海滩都增添了喜气。
       “我叫沈玲。”女兵到政工组介绍说,“卫校毕业,分配在人武部。我刚来不熟悉,希望大家帮我。”她说话柔和,声音恬美,洋溢着青春活力。她的到来,使政工组增色不少。
       局长每天乘拖拉机深入工地。为了醒目,机头插一面大红旗,旗面亲书《指挥车》三个金黄大字。局长戴着墨镜,威风凛凛地站在车斗内,手拿大喇叭指挥着施工。有时碰到车辆拥挤,便将喇叭换成彩旗,做指挥棒。这架式都司空见惯。
       身边突然立着戴领章帽徽的英俊女兵,威风程度令人惊叹!
       沈玲整天同大家说说笑笑,很快融合到一起。空了便带大家操练军训,打太极拳……将死气沉沉的指挥部,搞得有声有色。
       这是县里一号工程。利用农闲,在平坦的海面上,筑百里长堤,彻底解决海潮的侵袭。百年大计,质量第一。各公社明确分工,各自为战。海滩上,人声鼎沸,车来人往,一片繁忙。
       沈玲同局长一起,熟悉进度情况,发现问题和闪光点,及时报导。对工程施工很有激励和指导作用。
       她每天早出晚归,晚上编报,出报,发报,不停地忙碌。加上日晒,海风吹,面孔由白皙变成红润,又逐渐染成酱紫色,眼角笑纹像笔描画一样,牙齿特白,衣服上常常印着白白的碱圈……
       政工组变化很大,局长对沈玲表现很是满意。
       不料刚受表扬,局长在会上指名道姓地批评沈玲:“石料是为建大坝防止海水冲击用的,翻山越岭从远山运来,是多么不容易!我们应该珍惜,确保每一块石头铺到最需要的地方,发挥它的作用。沈玲无缘无故让石料卸在半路,是对工作不负责任,对人民的犯罪!”
       错到犯罪程度,令大家惊讶。觉得沈玲刚来,不了解情况,只要诚恳认错,下次不犯便过去。谁知她不仅不认错,反同局长针锋相对:“我承认没请示不对,但我没错。虽不认识他们,早就该这样做。因为那是运输的必经之路。路被车压得坑坑洼洼,车辙有一米深,经常积水,车子一走就颠,被泥土顶住使不上劲,致使许多车辆拋锚和损坏,成了整个运输线上的瓶颈,严重影响进程。我垫了几车石料是万全之策。路通了,运输数量和进度都会提高……”
       局长向来是说一不二,一贯正确,从没人敢顶撞。开会大家会不约而同地站在局长一边,声讨那些观点不一样的同志。这次虽觉得俩人都有理,怜香惜玉是天性。会场哑言无声,无果而终。
       接下来,连续几天运输创了纪录。事实证明沈玲的做法正确。局长不再提及,大家心知肚明,算不了了之。
       不料两天后,沈玲又做了件让局长恼火的事:
       那个为局长开拖拉机的小庞,夜间被沈玲约去修路。回来时,遇到有人抬民工去医院。沈玲怕耽误医治,二话没说便叫抬到拖拉机上,同小庞一起去了医院。在医院挂号,检查,陪着忙碌。把局长出车给耽误了。
       局长只好同民工挤拖拉机下工地。失去领导气派,非常生气。
       当晚,局长在会上狠狠地批评小庞:“不专心,不请假,为所欲为,自由散漫……”
       沈玲跳起来打抱不平:“小庞是我让他去的,他没有错!”
       局长吼叫:“他是干什么的?他开的不是修路车,更不是救护车,自作主张用车,无组织,无纪律,目中无人,还有理了?”
       沈玲说:“在不影响工作情况下,拉几车石碴修路,为工程做好事,应该表扬。”
       “耽误出车,难道不影响工作?”
       “特殊情况应该谅解,送病人去医院也很重要,值得发扬。”
       局长跳了起来:“那大家都去做好事,工程还干不干了?”
       沈玲依然不紧不慢:“做好事与工程并不矛盾——”
       “张嘴就瞎话,今天就耽误了!要不是我乘其他车,什么事都不用干了?”局长瞪起眼,气哼哼地说,“我们是指挥部,是组织大家施工的部门,不是慈善机构!”
       沈玲掷地有声:“人是第一位的,生命更重要。只要尊重人,更能调动积极性,发挥潜力!”
       那天会议又没开好,大家从争论中,对这个女兵刮目相看,有了新的认识。觉得晒黑的沈玲,比以前更美!
       时间一长,对沈玲渐渐了解。也常听到她的许多传闻:父亲是中学校长。她原来在东水西调工程,据说与夏邱公社的民兵连长最好,经常一起下井施工。有一次,连长下井排哑炮,不慎牺牲了。她很难过,把精心编制的毛衣给他穿上,还到连长家中去做工作……
       沈玲闲时仍结毛衣,绘好图,结得很仔细。有次小李照图帮她编了几针。她不声不响拆掉,再精心编结……
       有时,伏在桌上写东西,院中经常有拖拉机进出。有时不理睬,有时又神经质地跑出去。
       我嘲笑她:“不到上工时间,急什么呀?”
       老练的老任在一旁傻笑,自言自语:“感应,感应呀。真神了!”
       我一头雾水,不知什么意思。问老任,他笑笑,不说。
       ……
       巍巍长堤像巨龙卧到海上,靠海一面铺上石料,阻挡了海浪的侵袭。里面种植了树木,建了许多盐场,水产养殖场。
       工程结束,大都回原单位。
       我仍在这里坚守。
       两年后的一天,青岛寄来包裹,拆开一看,竟是沈玲寄的。她告诉我,她结婚了。丈夫在青岛钢厂销售处工作,她转业做了厂医……
       我为她高兴,边吃糖,边瞅照片。不由得呆了!新郎竟是小庞!小庞个不高,不漂亮,比她小三岁,真有艳福!一起施工时,谁也不会往一处想!……突然想起老任的感应一词,才悟出他的含义。原来他早就看出来了!我竟蒙在鼓里。
       照片上沈玲穿着白大褂,脸色白嫩,涂了口红,搂着小庞的脖子。小庞穿着沈玲结的毛衣,俩人开心地笑着……
       我又想起施工时的情景,怀念在一起的日子,真诚为他俩祝福。
      
       2016,3,15 蠡湖
      

    收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