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客户案例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优美散文

    唯有杜 360时时彩平台计划软件手机版康

   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9-11

    星期天中午,张县长家,组织部王部长、信访局刘局长、纪检委李科长、县委办韩秘书、财政局徐会计、政府小车司机陈司机加上张县长七个人,八个菜,九瓶酒,喝了个十二分醉,于是一个个原形毕露。
       “大嫂,过来,让小弟摸——摸、摸——摸小鸡鸡。”
       “嗷——哈哈哈哈……”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立楞歪斜差点闭过气去。
       “大个子陈,臭不要脸,又喝多说胡话了!”张县长老婆笑着骂了一句。
       “啪”地一拍桌子。“好你个陈大傻,你、你胆大包天,敢调戏本县长太太?!不想混了,左右,给我把这厮拉出去斩——斩了。”
       “张三炮,你、你少来,咱——俩从小一起长大,贼不知道贼?!要——不是我老爹,你——大伯,你、你小子还在马场钉马掌呢。还——有,那你那个什么破什么士什么证还、还不是我给你花二百五弄来的?!”
       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”一阵哄堂大笑。
       “大个儿,你——喝多了,咱们好汉不讲当年丑也,再说,古人云,英雄不问出处者也,”一边说一边摇着头晃着脑。
       “韩——乙己,你快——收起你那一套之乎者也吧,都快酸死了,”扭过头来冲着张县长老婆,“来,老板娘,结账!”说着“啪”从包里拽出一沓百元大钞摔在桌上。
       “好,讲政策,现——在正在抓政风建设,咱——们不能吃饭不给钱,你——这样的干部我这里备案了,一定重点培养提拔!”
       “王部长,徐会计,你们喝蒙了吧,你们看看这是在哪里?!这是在我家里呢,不是饭店!”张县长老婆笑得前仰后合。
       “就——是,喝多了,喝蒙了吧,徐老耙,这——是你们小金库的钱吧,小心我给你纪检纪检,来——个一包抄。”
       “李——假包,收起你那一套,你少弄那个假正经,咱贼不知道贼?!”
       “刘——大忽悠,你这样说不对,你——不行,不讲政治,这样干部不能要!”
       “王秃瓢,你——别动不动就弄你那一套,谁还不知道你?!你——说说,你在提拔干部中卡过多少油?摸——过几个女干部的屁股,摸过几个大姑娘小媳妇的奶奶?!小心我治你个坏县政府形象罪。”
       “冤枉啊——,我比窦娥还冤啊,纯属造谣,污蔑,污蔑,造谣。”
       “就——是,我局里还有控诉你的信访信呢!”得意地撇了个嘴。
       “刘——大忽悠,你屌的也别装什么好门神,哪个到你那里去的你给人家解决问题了?还不是糊弄一天是一天?!”
       “诸——位,诸——位,要和谐,要稳定,切不可自爆其丑自揭其短也。”
       “啊我呸,少鸡巴弄那个酸里吧唧的,俺是个粗人,俺受不了你那个之乎者也。”
       “唉,不学习不进步,粗人也,俗人也。”
       “哄——”人们笑得前仰后合。
       “干部要讲文化,干部要讲素质,我提议,咱——们每个人分别以另一个人为题编顺四句口溜,编不好的下周聚会他——请酒。”
       “同意,然——也,然——也。”
       “同意,我做监——察。”
       “同——意!”
       “同——意!”
       “好、好,按部长说的办!”
       “甭——欺负俺是个大老粗,俺——也同意!”
       “谁先来?”
       “呸,呸,俺先来,让你们几个看看俺的本事。哼!”
       “俺就以三炮为题。这个——这个——他这个——”
       “能不能说,不行痛快点,下周聚会你请酒。”
       “着——什么急,叫魂呢,哎、哎、哎,有了,三炮能耐真见长,拿个假证糊弄党,官位一个劲的升,不订马掌当县长。好——!各位,给我呱唧呱唧,我——咋就这么有才呢!”自我洋洋得意的陶醉着。
       “呸,你个混蛋泡子陈大傻!你就胡咧咧吧,小心砍你的头。”
       “好——!没想到这老小子还有个文词儿。”一片掌声。
       “这次我——来,我以陈师傅为题,嗯——有了。政府司机陈大傻,整天飙车开宝马,无限风光赏个够,字却不认仨和俩。”
       “呸,你——个韩、韩乙己,小心我把你蛋子给捏碎了。”
       “我——来,我以刘大忽悠为题,刘——大忽悠实在能,哄完工人骗老农,嗯——,”
       “快说,”“快说,”…
       “别——着急,嗯,怒气冲冲走进去,出来个个带笑容。”
       “好——,”“好——”又是一片掌声。
       “惭愧!惭愧!应该的!应该的!”
       “我来,我——以徐老耙为题,不急,想想,想想,”用筷子敲了几下头。
       “娘的快点,这功夫老子八泡尿都出来了。”
       “是,不然你这厮下周请酒!”
       “哎,有——了,老耙算子打得响,挖空心思弄粮饷,私库钞票一大把,钱包比腰还要梉。”
       “好——,贴切!”又一片掌声。
       “呵呵呵,为单位做贡献吗。”乐呵呵地拍着肚子。
       “我来,我以李——老包为题,装神弄鬼假老包,找个麻烦来一抄,顺手牵羊搂点水,其实为肥自家包。”
       “好——”
       “造谣,纯——属造谣。”
       “该我——了,我以韩乙己为题,……”
       “快!”“快!”“要不下周你请酒!”
       “好了,酸不拉叽韩乙己,工作全凭一支笔,各项业绩胸中出,数字全是肚里挤。”
       “好,”“好,”
       “呵呵呵,领——导需要,必——须的,必须的。”
       “最后该——我了,我就以王秃瓢为题,秃瓢色重胆又强,卡油欺负大姑娘,美女老少皆都宜,不知多少丈母娘。”
       “好”“哈哈哈…”
       “胡讲,胡讲,纯属胡讲”
       ……
       几个人闹闹腾腾折腾半天。终于有人撑不住了。
       “走了,走了,回——家睡觉了。”
       “走吧,走吧,早——该走了。”
       几个人醉醺醺地吵吵着。
       ……
       第二天上班,几个人在大门口又碰在了一起。
       “昨天喝多了,喝多了,失礼失礼,抱歉抱歉。”
       “彼此彼此,抱歉抱歉。”
     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“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
    收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