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客户案例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情感故事

    【星月】新 时时彩开奖助手app婚(小说)

   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9-24
    摘要:当天色已晚,还是希望自己心生温暖。

    素颜要结婚了。28岁。看起来是有点老的年纪。对象是她的初中同学雨辰。只因老家的风俗,素颜要跟他回去办酒席。人生终于要有一个新的开始,素颜是兴奋的。可除此之外,还有小小的别扭。素颜跟雨辰的老家是临挨着的两个村庄。素颜多少年没回过了。因为父亲原来在县城做生意最终赔了钱,公司倒闭了,有一部分村里人的集资款项也不知究竟是否了清。关于素颜父亲生意红火时,给村里捐钱盖了大学校的事,关于,他们一家人现在下落不明的事,都让素颜想起隐隐的头疼。可终归是要回去,雨辰父母就他这么一个儿子,现在要结婚了,不管怎么样也要请来亲戚邻居热闹一下。雨辰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。平日里在家喜欢东家长李家短的唠嗑。再不就是下个地赶个小集。刚开始谈恋爱那会,素颜第一次跟着他回家心里忐忑,问雨辰,你妈妈是怎么样的?他说,还能什么样,农村妇女呗!第一次见,说话也倒亲切,还总是让雨辰的两个妹妹陪着她在屋里说说话。大概也知道她不愿意出门,见一些生人,还要思索着如何回答一些跟自己没任何交集的问题。当然,还是有人问起她父母现在的去向。素颜只说了现在跟雨辰在他工作的城市上班,没联系。这是让她敏感的话题,一说这样的话,她心里还是不自在,就悄悄地回屋了。为此,婆婆似乎也不止一次的提醒雨辰,让素颜嘴甜点。实际上,该叫大娘婶子的素颜是叫的,只是不感兴趣她们絮叨农家的琐事。也许觉得花那大把的时间说说别人没有什么意思。公婆平日里不善言笑,除了家里面来个人送个彩钱,公婆跟他们说笑几句,其他时候,脸上的表情都是绷的紧紧的,藏不住那耿直的性子。用婆婆的话说就是:结婚,就不吃饭了吗?那就是说,结婚也要下地干活哩!
       他们的婚礼正好赶到十一那几天,也是农家里花生玉米的收获季节。为了办这个婚场,决定把秋收的日子往后推几天。因为素颜家里面也没什么亲人,婚礼的前天晚上按公婆的意思,让她跟从前一个要好的同学住进了县城宾馆。刘萍是素颜所熟悉的,初中在父亲捐钱盖起来的学校里她们俩还是同桌。跟雨辰家也算有点亲戚。刘萍人长的漂亮,现在烫起了卷发,没有以前学生模样的清秀,倒多了几分成熟。现在素颜总可以有个说的来的老朋友了。雨辰的小舅在县城文化馆上班,对城里的事务比较熟悉。素颜暂住的宾馆,新娘化妆,还有之前拍的婚纱照,都是他找熟人张罗着进行的。
       舅妈上次见到他俩回来领证也挺高兴。小舅忙公事不在家,舅妈还请他们吃了顿饭。因为舅妈上班的地方办了停职留薪,现在她跟朋友一起开了离家挺近的服装店,有时候忙的晚了,就住在店里,看样子生意不错。
       新婚前一天的傍晚,雨辰和他的同学骑着电车把素颜和刘萍送到县城宾馆。说好的四点多就得起来化妆,小舅简单的说了明天路上的安排也就回去了。小舅肯定是累了,素颜心里想着,上班时得忙馆里的大小事宜,下了班还跑来照应着这边。待雨辰他们也赶回老家了,房间里只剩下两个女孩子。
       紧张吗?刘萍问她,跟你想的结婚的感觉一样吗?
       你来的时候不还看见我在厨房里烧锅?素颜若有所思的说,头上顶着一块毛巾,丑死了!
       农村都是这样,可能你还不习惯。刘萍走过去把窗帘拉开,看着星空说,灰姑娘明天就要变成公主了!我们都那么长时间没见了,我请你去吃饭。素颜看天也快黑了,拉着刘萍出去。
       两个人挽着手来到一家小餐馆。
       点了几个菜,素颜莫名的失落。
       喝点吧,我想让自己放松。素颜故作洒脱的说,一辈子还不就这一次吗?
       收了多少彩礼?发了!刘萍开玩笑地问。
       没有啊,那些村里人随的钱,都是用来办酒席的。素颜回忆着,确实公婆各自给了两千的改口钱,一分钱没再有了。每次,雨辰临走的时候还说,爸妈给的钱给他们放枕头底下吧。
       他说我们是自由恋爱,不兴要彩礼。素颜也不知道是不是安慰自己,补充道。
       大爷婶子也挺不容易。刘萍轻轻的说。
       也许娶了她,因为她父母以前在老家的影响,公婆也有些难言之隐。好的差的别人的议论纷纷他们都得听着。似乎听婆婆这样说过:来我们家做媳妇没彩礼,羔儿好找对象!就是雨辰身材魁梧,工作稳定,搁村子里是个好人才!
       素颜索性不愿意想了!喝酒喝酒!
       钱乃身外之物。刘萍不置可否的眨巴着眼笑了。
       看见她的笑容,素颜像寻到了阳光,心里微微一暖。
       凌晨四点半,小舅打来电话问,起来吗,今天新娘化妆的多,得早一点!
       素颜觉得小舅为了他们的婚事尽心尽力,很是感动,便急匆匆和刘萍一起出了宾馆大门。
       远远的看见小舅一个人在哪儿等着。
       舅,你起那么早!素颜和刘萍跑过去说。
       嗯,化妆人多,时间也长,我们要早去啊。小舅答应着往前走,也许没睡好,面无表情的略微蹙着眉。新娘化妆的确实挺多,今天是个好日子。大家都凑一块了。再怎么样也只是个过场,肯定没有拍婚纱照那天画的精心。反正化妆师手法娴熟,往谁脸上画都是这么个过程。看着经她画出来的女人一个个从神色黯淡到光彩照人,也许她已经麻木了,见惯不惯了。好了,画好了妆的素颜白皙亮丽,脸色红润了。她本来就不是那种漂亮的女孩,乌黑的发盘起,倒增添了几许如兰的气质。刘萍在她旁边草草画了点淡妆。小舅已去忙着联系昨天定好的车子。待她们回到宾馆,天色微微亮起。倒是有凉风,吹在素颜略有倦意的脸上。肯定是没睡够,可一家人为了他们的婚礼都在忙着准备,她得高兴点,也不必找什么理由。
       八点多,雨辰跟他的同学来到宾馆,手里捧着一束新鲜的玫瑰。看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跟着来接她,素颜闻着花香,略有羞涩的笑了。
       准备就绪,我们就按原来的路线走,出发吧!小舅最后进来,示意鞭炮放过了。让大家上车,准备出发。
       走到宾馆门口,雨辰还把她抱上了车。小舅一路上举着相机断断续续的拍摄着,想要留住美好的瞬间。几辆车子尾随着启动,在县城宽广的柏油马路上平稳的行驶着。听的是有点吵的摇滚乐。大家心情兴奋。很快,下了乡间的小路,田里干旱,尘土飞扬。待走到狭小的不好拐弯的地方,车子颠颠颇颇,司机难免有点不耐烦的说,你们这的路真难走啊!可不管怎么说,今天是大喜的日子。随他谁说什么,素颜也要高高兴兴的。
       到了家门口,几辆车都停下来,院子外面已热热闹闹的站满了人。素颜隔着车窗玻璃,看见几个似曾熟悉的面孔,又不知道哪个应该叫什么。
       她手里攥着用红色的纸包好的一把硬币。昨天婆婆说过,让她下车的时候撒出去。图个吉利。
       雨辰走过来,还要抱她下来,雨辰的脸上始终淡淡的笑着。素颜搂上他的脖子,穿着他们一起为结婚去苏州买的白色婚纱。感觉他的胳膊有些僵硬,走起来有些不自然,抱的素颜不舒服。若是让她走,还真是太蓬松,也穿不干净。
       几个小孩吵吵闹闹,叫着嚷着:新娘子!看新娘子!
       素颜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把钱撒了,也不记得是不是拿着,就看见公婆依然穿着平时的衣服,端端正正坐在长条凳子上,身后摆着一张铺上了红布的老木头四方桌子。等着他们行礼。他们仍旧没有一点笑意,比平日里看起来更多一些严肃,看起来愣愣的呆滞。也许,是不习惯这么多人也这样看着自己。也许,是感慨,儿子已长大成人!
       同学念着祝婚词,雨辰和素颜,认真照着做。那些千篇一律的问答,在这里机械的重复着,如出一辙。仿佛没有感情,没有氛围。中间听着的空闲,素颜还觉得过得慢了,她静静地站在哪里,若有所思又什么都想不出来。仪式简单结束,素颜就被簇拥着进了屋。大家也都三三两两的散去,彼此熟悉人的围坐在一张大圆桌子旁,要准备开始吃饭了。
       小舅拿着相机变换着角度录像。一直到素颜进了屋,换下了大红的鱼尾式旗袍。小舅进来了,他的相机从墙上的婚纱照,掠过静静坐着的素颜,又在大红鸳鸯的床单上短暂停留。这是公婆找人订做的一张2米的新木床,配了床头柜和垫子。暗红的枣色。只说以后总要在外面买房子的,便没操扯其他新的家具了。再就是床左侧两个并排立着的正对着屋门,七八成新的橘色两门柜子。柜门下面棱角上的一丝丝裂痕,跟这全新的套上了大红鸳鸯花边罩单的木床总有些不合宜。记得婆婆说过,还有靠右墙边那个拼组起来的梳妆台(下面一张细长木桌,上面搁着一面跟柜子颜色相似的橘色包边圆形镜子,周边锈迹斑驳)都是以前小舅家用过的,从城里拉回老家来了。小舅没言语,素颜也觉得现在说感谢的话太早。时不时有几个村子上的人进来看看素颜,嬉笑间嗑着瓜子吃着糖果。
       请来了雨辰的姨姥爷。婆婆说,大喜的日子谁来找茬,得有人能镇的住场。姨姥爷在县城小有名气,是位公职领导,是退休了又能自己做买卖的大能人。
       总共拉了十几桌,自家堂屋院子里摆满了,别家空闲的院落里几桌。饭菜都是村食堂上提前定好,安排了一轮轮往这儿送的。家里人只需招待好客人吃喝就行。素颜跟姨老娘,婆婆还有几个近门的婶子坐堂屋的正桌。大家说说笑笑,一派喜庆。
       男人们互相喝着酒,时不时调侃几句玩笑话,院子里小孩们吃着玩着,你追我赶。
       秋高气爽的季节,过了晌午还是有些凉的。素颜说着几句客气话,让婆婆也别光顾着忙活,坐下来一块吃。
       姨老娘总是笑眯眯,一脸祥和。看她穿的单薄问:冷不冷?素颜说,没事儿,等散了席就去换裤子。菜上的都还及时,荤素搭配,凉热齐全,鸡鸭鱼肉,蒸碗,甜的咸的,连最后的大盆汤也算丰盛。
       将要喝汤那会,雨辰来叫素颜敬酒。从年长的开始,去给一些有名望的客人挨个轮着端酒。还有那些嫂子婶子们,一看是要让她们喝酒的,早远远躲着不围桌子。
       素颜听他说着,随他来到后院,他那几个同学正吆五喝六的猜拳呢。
       呦,嫂子来了,得陪我们喝几杯!
       来来来,坐坐坐!辰哥让嫂子陪我们说说话!
       你忙你的,我们得给嫂子敬酒呢!
       素颜被他们拉着坐下了,雨辰也不知被谁招呼走了。
       一会儿,刘萍来告诉素颜,雨辰哭了。
       素颜急忙赶过去,的确,雨辰哭了,婆婆拉着他的手,也说不出话,眼里泛着泪花。雨辰哭着声音嘶哑地说:那他今天给我说这干什么?!好像挺委屈。他把自己的眼镜摘掉,任由婆婆给他擦着眼泪。就像个孩子一样。
       素颜问怎么了,婆婆和雨辰都不说,只是闷着哭。
       素颜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刚才还高高兴兴的,怎么一下子就哭起来了?刘萍看素颜征征的样子,就拉着她进了东屋。
       看着墙上挂着的婚纱照,古色的床上大红的鸳鸯被子。刚到家那会小舅还在房间里录像。素颜有说不出的窝心。特别是现在,连最亲近的雨辰有事都不愿意让她分担,觉得她还是个外人吗?
       真的是晦气。结婚的日子,就是再难受的事,也得忍着啊。哭是多么不吉利的!公婆一辈子就会岑着脸随他们去,雨辰哭什么呢?她的生活中想有一个舒心点的婚礼怎么那么难哪!可就算有不如意,素颜也是让自己尽量高兴一些的。因为不管别人记不记得,这在她一生中只有一次!
       而现在,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好心情了。不知道刘萍什么时候走了,不知道外面的场子什么时候散了去的。等素颜再撩起窗帘往外看,天已经黑了。听见有人扫院子的声音。刷锅碗瓢盆的声音。狗吠的声音。
       她站在梳妆台前把自己头发上卡着的一朵朵玫瑰花摘掉。神色黯然。
       雨辰进来看看她说,我来帮你摘吧。
       素颜说,不用。并不抬头看他。换了衣服关上门就睡去了。
       一会雨辰叫她出去吃饭。
       素颜说,我不吃了,睡了。没有人再来叫她了。
       素颜觉得这里的一切都那么陌生,她的心也冷冰冰。她想不通。不知不觉,眼泪流出来。多么讽刺的一天,到现在还给了她一个谜团!素颜觉得自己怎么都战胜不了那强大的阻力,越是想高兴一点,越是更难过,越是想清醒一点,越是迷乱。无边无际的伤心吞噬了她。走不出去。没有一个人来安慰安慰她,或许在别人看来她这才是娇惯!
       她真沮丧这样的生活。有什么说什么不行吗,为什么非要掖着藏着?而这里的人,她真的认识吗!
       雨辰来睡觉的时候,她还在哭。她不让雨辰看见,索性蒙上头。雨辰知道她难过了,把灯关了。他大概也睡不着,缓缓地说,咱小舅离婚了!素颜说,不是好好的吗?他喝完我敬的酒就走了。只对我说了一句话:你看今天多好,你结婚我离婚!
       素颜有点吃惊,说,看舅妈对咱也挺好的。
       咱妈不让给你说,结婚的日子说这不好。雨辰接着说。
       素颜默默地不言语。她想着小舅为了他们忙活了一天,喝了酒难免触景伤情!眼泪又流出来。
       直到第二日的晚上,一切都收拾妥当。也送走了远路的客人。一家人坐在桌子旁喝汤。婆婆起身去厨屋,素颜也跟了去。待婆婆盛好了,素颜问,妈,俺小舅离婚了?
       你咋知道了?婆婆话音刚落,雨辰进来了,她又说,你给她说了?
       雨辰点点头,示意素颜先出去。
       唉,给你说不要跟她说!婆婆看儿子没听自己的话,挺了挺驼着的背。叹口气。
       没事,都过去了。雨辰这么说。
       晚上的时候,才知道小舅走的时候,雨辰都跪下了,求着他,好好过日子,不要离!小舅上了车,头也不回,车子越来越远。
       我们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其实对外面真正的不了解。不要说听,就是用眼睛看见的都不一定是真的。素颜觉得自己真傻。
       我知道你不会介意什么,你就应该告诉我。看着窗外的那一轮明月,素颜轻轻的说。
       小舅应酬多,酒喝多了,舅妈受不了。雨辰喃喃自语着。
       过几天咱去看看小舅吧。素颜想要看清雨辰的脸,夜色里朦胧的看不清楚。人家结婚的时候都是收获甜蜜喜悦,她收获了一串串伤心的眼泪。
       别难过了,总会过去的。雨辰反过来安慰她。
       我还是想让自己觉得幸福。素颜像做梦。
       婚礼前的一天午后,雨辰骑车带着她从外婆家回来的路上,柏油小道两旁晒满了金黄的玉米粒。为了避免行人车辆碾扎,一片片用长木棍圈围起来。也不知怎的,素颜惊呼着:我的鞋掉啦!
       雨辰连忙刹车,调转车头回去捡。
       原来是一条粗硬的棍子绊到了她的脚,把鞋挂掉了!
       雨辰探下身子把鞋捡起来,问素颜,没事吧?
       素颜感觉那股猛劲已经让她的脚背开始肿胀,还是强忍着说,没事儿。一边抬起脚示意他给穿上,继续赶路。
       雨辰没给她穿鞋,坐在车子上两脚都着地掌握着平衡,两只手一起轻轻的揉娑着她的脚,那样子好像在捧着一只受伤的鸟儿那么虔诚。路上行人来往,素颜不好意思了,想要挣脱自己的脚,却被他握紧了。他转过身看了她一眼,说,还疼吗?
       没事,不疼!素颜依然这么说。
       雨辰俯下头,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脚。
       夕阳西下,素颜的心里满满的温暖。
      

    收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