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客户案例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情感故事

    【荷塘】相见 彩票平台出售出租何时了(小说)

   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9-24
    摘要: 我心急如焚,不禁潸然泪下。去,还是不去?见,还是不见?我又如何向妻解释呢?!

    这几天,我一直被一个短信所折磨着。这个短信,我不知翻看了多少遍,每看一次,一石激起千层浪,心中久久不能平静,内心更加焦躁、彷徨、歉疚,甚至畏惧。我犹豫不决,去,还是不去?见,还是不见?
       往事如放映电影一般,涌上心来,历历在目……
      
       【一】
       二O一一年九月,我从L市火车站走进K472(昆明-北京西)3号车厢,车上的空调停了,车厢里热烘烘的,九月的天气还如此闷热难耐,汗水滋滋地争着往外流,不一会衬衣就被洇透了,粘乎乎的,怪不舒服。车厢里人不算多,部分座位还空着。我坐的一排三个人,我在中间。对面就一个人,面朝里,曲膝躺在座位上,上穿短袖白衬衣,下穿浅蓝色裙子,露出雪白的双腿,靠窗放着一本英语。我以为是个女学生,但她穿着厂服,又不像学生。我是个不太主动与陌生人攀谈的人,因为不知谈些什么。谈一些不着边际无关紧要的话题,简直是浪费口舌,无聊,还不如看看窗外远处的风景,像放电影似的赏心悦目。当别人主动与我搭讪时,我只是简短地回答,以示我的庄重深沉,抑或清高。
       对面那女的坐起来了。我偷偷看了她几眼,她个不高,身材娇小,面目俊秀,细看眼角隐隐有两三条鱼尾纹,我猜她的年龄,可又怀疑自己的判断。
       她百无聊赖似的,一会儿拿起那本英语书,漫无目的看了几眼,又丢下,望着窗外出神,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       从她的装扮和眼角的鱼尾纹,我断定她不是学生,既然不是学生,仍书不离手,而且还是英语书,我更好奇,并由衷敬佩,心中涌起一丝好感,促使我想与她攀谈。
       “这么认真学习,想考托福出国?”我壮着胆,面带羞色与她搭讪,心里却忐忑不安,担心她高傲得不搭理我,怀疑我的“主动”别有用意。
       “我爱学习,一个人坐车,太无聊,看看英语,消磨时间。”她声音柔美,低低的,像黄莺儿歌唱般。“是工作需要,不是考什么托福出国。”说完,她哧哧地笑了,笑得那么含蓄腼腆,让人顿生怜香惜玉之感。
       “学习是个好习惯,我尊重那些爱学习的人,喜欢与他们来往。”说话时,我看着她,心中油然而生敬意。
       她有点不好意思,不时低垂眼睑,有意无意地看着自己的鞋子,但气氛明显轻松缓和了许多。
       “我看看行吗?”好奇心强烈驱使着我,我有点“得寸进尺”。
       她毫不犹豫地把那本英语书递给我。“你肯定能看懂,这是些很简单的日常用语。”
       “快二十年了,都退给老师了,它认得我,我认不得它啰。”我连忙自我解嘲,翻了会又还给她。
       “你们这些文化人就是谦虚。”她看我一眼笑着说。
       “什么谦虚不谦虚,实事求是。你怎么知道我是文化人?”
       “看得出来,一听说话就知道。”
       “那你太厉害了,这个也能看出来,我就看不出来。”我笑着说,有意夸她。
       我不想冷场,同时冒出另一个好奇心,像探险者想要探个究竟,赶紧转移话题,“怎么就一个人出远门呢?你家老公怎么放心呢?”
       “这有什么不放心的,每次去远门去深圳,都是我一人坐车,我不怕的。”她轻描淡写地说,脸上却浮现一闪而过的淡淡的忧伤。
       我疑惑不解,心想,她老公也忒大意了,怎么能让自己的老婆独自一人出远门呢,怎能放心?
       交谈中得知,她是一直在深圳工作(打工),这次休假回家,家里不好玩,到红果一个朋友家里玩了几天,那朋友的老公是一个分管安全的老总,她想跟着去矿上看看,不让去。现在回家途中。我一听,更满腹狐疑,好不容易回趟家,还嫌家里不好玩,独自一人跑出来去朋友家,简直不可思议。按理说,小别胜新婚,再多的时间夫妻俩也会粘乎不够,哪有往外跑的。这里头想必有故事。这样想着,我不禁多看了她一眼,但又不能轻易下结论,觉得她真有点神秘了。
       她问我是干什么工作的,我如实说在矿上搞技术。她一听,立刻兴致盎然,问我能不能带她去矿上看看,看看矿上是什么样子,太好奇了。我说那有什么好看的,在荒郊野外就几条井筒,有点像高速公路上的隧道,再说女同志是不能下井的。她说她还是想去,看来她好奇心太强。她有点太激动,脸上泛着红晕,说话时的形态像个小姑娘似的,单纯而天真,不时地瞅我,两眼炯炯有神,放着亮光,看得我连忙避开那异样的眼光。我们之间像老熟人,完全没了先前的芥蒂。为了不让她失望,出于礼貌,我说有机会带她去看看,心想萍水相逢,很难有第二次再见面的机会,先答应了再说。
       她变得很热情,主动拿自带的熟腊肉给我吃,我一个劲地推辞,连说谢谢。出门在外,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的东西,否则让人瞧不起,这是我多年奔波在外总结的一条经验。她几次三番,盛情难却,我只好象征性尝了一点,并说好吃。她说好吃就再吃点,她的热情引得旁人把目光聚焦在我俩身上,我浑身不自在,脸热耳躁。
       夜深了,她精神很好,没有一点倦意。她问我的属相,我太实诚,又如实告诉她。她让我猜她的年龄,我说:“女孩子的年龄最不好猜,二十几岁?”她抿嘴而笑,说不是,说只比我小六岁。我心想,天啦,有点被“欺骗”的感觉,看起来那么年轻,怎么会呢?
       我谈过恋爱,我知道她对我已有好感。但我很清醒,能把持住自己,心情十分平静。
       但她的神秘“故事”和疑问,一直在萦绕在我的脑海,反复出现。
       我在怀化下车。下车前,她要了我的QQ号,说要与我联系,并多次强调,她不会与不认识的人聊天。她还要坐两三站,比我后下车。她有点不舍,目送我离开。
      
       【二】
       回到家里,我恍若梦里一般,不相信这是真的。我长这副模样,竟还有人“看”上我,难免有点沾沾自喜,飘飘然,喜形于色。老婆见了,问我何事高兴,我怕露馅,慌忙掩饰说,没有,没有,装作一本正经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       我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,赶紧上网偷偷加上她的QQ号。被人“恋”着的感觉,真好,有种久违的初恋的朦胧感和幸福感。这种地下“恋情”如作贼一样充满刺激,同时又惶恐不安,唯恐被老婆发现。其实也没什么,心正不怕影子歪,我不会再越雷池半步,刹车止步,将这邪念扼杀在萌芽之中。
       但我还是忍不住再次打开QQ,如白天出洞的老鼠,先四处张望侦察。她很客气,说了些祝福的话,并主动要我的手机号码。我激动得不能自己,犹豫再三,还是告诉她,她同样把她的手机号码留给了我。
       我回到单位,她也提前结束假期回到深圳。她们厂的产品大部分出口国外,她专管验货,将中文地址译成英文或其它外文,责任重大,不能有丝毫马虎,必须谨慎小心。她们厂生意好,订单多,自从我认识她一直到现在,基本每天都加班到晚上九点半。她很珍惜这份干了多年的工作,平时不敢上网聊天,只有业余时间学习之余用手机上会网。
       她有时间上网时,只要见我在线上,就给我留言,与我聊天。并且越来越胆大,没几次就称我为哥,这是意料之中,也是意料之外,没想到来得这么快。聊天的话题,不外乎互相询问近况,最感兴趣的是火车上的那段奇遇。她说那天夜深时当时很冷,很想拿我的外衣披在身上御寒,可又不好开口。我说我当时正有此意,但觉得太冒昧,太唐突,只好作罢。也怪我顾虑太多,胆小,失去一次“英雄救美”的机会。
       我俩以哥妹相称,聊天发短信,但绝对没有肉麻的话。一天晚上聊天时,她发给一个人形图像(拥抱),她在暗示我,想更进一步。我看到这个图像时,并没有立即感到特别兴奋,反而十分冷静,犹如掀开盖头的新娘,有时不如顶着盖头好,不失神秘感和朦胧美。我镇静了一会后,明确地告诉她,做兄妹可以,视她为亲妹妹,但不能接爱她对我的爱。
       她像哑了一般,久久没了回音。我感到事态严重,是不是我伤她心了?惹她生气了?但我说的是实话,也是为她好,她为什么就不能理解呢?我像做错事的孩子,惶惶不安,怕她想不开。一个劲地在QQ上解释,请她谅解。过了十多分钟,才出现了几个字,要与我通会电话,到时她给我打过来。
       一会儿电话通了,对方没有说话,只听到嘤嘤的声音。我内心十分沉重,揪心,我最怕女人的眼泪,我六神无主。忙问她怎么啦?哭得那么伤心。我被她的哭声所感染,沉郁的声音低低地劝她别哭了,都是我的错,乞求她别哭了,好吗?慢慢地,她止住了哭声,但偶尔传来像断断续续的抽泣声。我问在哪地方打电话,安不安全。她说她在厂里离宿舍不远的空地上,很安全。因为她与她表姐住一个房间,打电话不方便,只得出来打。她问我不能接受爱的原因,是不是嫌弃她,不爱她?
       我很坦诚,实话实说。我说我以前犯过错出过轨,那个她是个好女人,我开的头,我却无情地结了尾,当了逃兵,离开了她。她的家人都知道我与她事情,结果我却对她不负责任,让她承担、饱受一切苦果,这让我愧疚万分,内疚万分。说实在的,到现在我心里还有她,我却离开了她,没有资格再说爱,我厚颜无耻,我把这份爱和对她的愧疚深深地埋藏在心底。是我害了她,我不敢想像这么多年来她的惨状和她的痛苦。我说我不能害你,否则我又会内疚一辈子,请她理解和谅解。
       她哦了一声,心情慢慢恢复了平静。其实,男女之间,说开了,心情反而轻松许多,心底无私天地阔。
       我们有机会照常聊天,仍以哥妹相称,互相关心,互相鼓励。一次,为证明我心中的猜想,终于启齿问起她个人的情况。她和盘托出,她告诉我她有个当包工头的丈夫(长相一般),也可能是她长年在深圳,前些年老公与村里一个女的相好过,虽然此事已过去好几年了,她老公早已与女的断绝了来往,并向她做了真诚地道歉,请求她的谅解。可她就是过不去这个坎,心中的阴影总挥之不去,为了孩子,又不愿离婚,就这样不冷不热地僵持着,一直不肯原谅他。我多次劝她,只要她老公真正悔改,不再与那女的来往,应原谅他才是,这样不死不活,也不是个办法,不是个长久之计。她长长叹口气,说她也没办法,不知今后的路该怎么走。
       她说,你来深圳玩吧。我说可以啊,是一个人好呢还是一家人去好呢?她说当然是一个人。她可以请假倍我玩,深圳很好玩的,还可以去海边玩,游泳,还有很多老外,可以用英语与他们交流呢。我说,好的,有机会一定去。深圳确实还没去玩过呢。
       一二年,她为了能视频聊天,特意狠心买了台笔记本电脑,请人装好系统,提前与我约好视频聊天。在视频里,见了我,她激动紧张得手足无措,有点语无伦次,只是笑,夸我好看。可惜视频效果差,网速太慢,卡壳,加之无线上网太贵,心疼钱,聊了没几句就下线了。我们聊学习和英语过级考试,考前她很紧张,我远隔千万水默默地支持她,鼓励她,树立信心;聊她放心不下她母亲和孩子,要她把他们接到深圳去,她说他们不去,舍不得老家,不习惯在大城市里生活;总之有什么高兴事儿烦心事儿都与我聊。
      
       【三】
       到一二年阳历年底,她说她今年要回家过年,问能否与我见上一面,很想见我,都一年多了,还没见上一面呢。我也很想见她,心中产生一种强烈的欲望,想领略见面时的情景和感受,检验自己的掌控能力,犹豫了一会,答应她在怀化相见。她有点不相信,多次问我才证实是千真万确,她高兴得声音有点发颤,我几乎感觉到她的热泪盈眶。
       然而我却高兴不起来,老掂记着,像一块石头压在心上,顾虑重重。到了晚上,终于在QQ里告诉她,我不能赴约,让她失望了。我说怕控制不住自己,怕犯错。再说,单位春节不放假,不能回家过年。她哭了,很不高兴,说把她想像成什么人了。有一段时间真不理我,我几番解释,就是不回短信。我懊悔自己的鲁莽和冒犯,是自己想多了,尽往歪处想,她高尚,我卑鄙。她很脆弱,脆弱得如美丽的青花瓷,一碰就碎。从此,我处处小心,处处留意,不敢再提“犯错”两字,唯恐惹她生气。
       也许时间才是最好的疗伤药。不久后,我们又和好如初。有一天,她给我发来一条短信,是宋代李之仪的《卜算子》: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已?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”
       看了,我长吁一口气。
       到了一三年暑假,她要休假回家,想来我们单位玩,问行不。我说还是不要来的好,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。我在先前的矿上,有些领导因离家远,耐不住寂寞,又组建了“小家”,用他们的话说,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,形成了事实婚姻(有了小孩),到了提拔任前公示,被知情人实名举报,因生活作风问题不但没提拔,把原职务也给撸了。前车之鉴后车之师,我不想摊上这样的麻烦,因此,不想让她来矿上。
       由于一直未能相见,她对我的怨言多了,兴致少了。她说何时才能再见,难道定要等到两鬃斑白白发苍苍才能相见,或者甚至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。我说只要有缘,定会千里相会,拿这些诗一样却模棱两可的话来搪塞她。可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,像早上的浓雾慢慢淡去,散去。

    收缩